甜水白茶

今天是没有外出安排的一天。


我很少在乐乎发布关于我的事情,自从蛋黄酥小姐回来之后,我开始记录关于她的和我的一点一滴,不再藏着掖着了。因为真正喜欢一个人真的是藏不住的,即使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的好,还是会一张口就说出来。


前几天特别热的时候她带我去逛了海洋馆。她是个住在海边的人,却知道我没有怎么去过,所以带我去看小企鹅和大鲸鱼,没想到那是个像公园一样的地方。到了室内餐厅,我已经热得蔫巴巴了。


她伸手摸我的脸,哄我。“小可怜。”又说“过几天热了我们就不出门了,让宝宝在家凉凉快快的,晚上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?”


我抱着一瓶冰镇饮料点点头。


那时候我就想,我这次回国是回对了。


她真的对我很好很好很好。互相爱着,没有什么无微不至的照顾,一个感动了另一个,一直都是相互喜欢的。


太多太多的事情。才有今天。


我喜欢她。


很开心她也喜欢我。

外卖一来,我缩在被子里眼睛亮亮。


蛋黄酥小姐:“吃药药啦——”

生气气。


有个男生在地铁上看我的蛋黄酥小姐。


气地我一秒挡在她面前。


蛋黄酥:“?怎么啦。”


我:“有人看你!(*`へ´*)

我感冒了。


可能是因为室外太热,一进屋开空调又有点冷。


今天我们一起给对方做了一只小戒指,现在一起戴在手上,还撸了工作室小姐姐的布偶猫。


一出门她就很体贴地问我:宝宝要喝的吗?


我等着她带我吃好吃的,拉手手说不用了。


然后她买了个冰淇淋!!!!!


我现在就眼巴巴地看。・゜・(ノД`)・゜・。


一边看一边被牵着。

【小段】三十二年夏至

设定朦胧爱恋期。督军x先生,短暂一辆车开过。

谢谢大家一直陪伴我们。

女朋友洗小衣服。所以我有时间更新(・ω・)ノ







“你跟我来。”

蝉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,出了督军府,督军大人连军服都没来得及脱掉。望见远远站着的那人,车还没开到对街,迟瑞就走了下来。他顶着退了大半的日头,跟了一路,近了地方才摘了那顶军帽。

迟瑞被罗勤耕带到戏院,空无一人,他环顾四周,都是红色的,柔软垂落的幕布。他安静落座,被人牵着手,安排在最正中央的椅子上。

“这么晚了,你包了场?”

罗勤耕笑一笑,轻轻按着他膝头。“是啊,你等等。我去一下,很快就回来。”

迟瑞望着戏台,等了一会儿,背景音乐响起来,罗勤耕换了一身戏服。

迟瑞看呆了,他几乎站起身来,又慢慢地坐下,没有打断。

台上的人没有化妆,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脸上干干净净,动作有些生疏,却很稳很漂亮地甩了一把水袖。他身姿一转,原本清和温润的嗓压得低低的,垂下的眼角流出些难以平复的情绪,低眉颔首,还是那场戏,还是那段情,台上的人认认真真地唱,迟瑞却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了。只觉得一双眼也跟着那人热起来,从他微微发亮的瞳孔里,望尽无限情意。

“今天是什么好日子?”

罗勤耕一曲作罢,在台上停下来。

他的眼睛温温柔柔的,待迟瑞不紧不慢地从座席上走过来,反倒手足无措了。目光躲闪了一下,脸上红晕了一点。

“我知道你一直喜欢这一段……”





迟瑞将人抱起,按在第一排的椅子上。

“我知道,你一直喜欢这一段……”

罗勤耕喘着气,嗯出一些细细短短的音,目光渐渐涣散起来。

“喜欢哪一段儿?”

迟瑞用嘴咬开罗勤耕领口的扣子,目光一抬,望见那人乖巧温顺,两只手都环上来。不知是羞是怯,或是半羞半怯,罗勤耕的一直望着天花板打下的,散乱的,柔和的灯光。督军大人便去逗他。

“喜欢哪一段儿……”

罗勤耕眼前模糊不清,身子跟着对方一晃一晃的。他额头上出了一点汗,可能是关了门,戏院很闷。他耳朵潮红潮红的,可能是耳垂被人含着,脸上很热。他脑海里想着,喜欢哪一段儿呢?是自己方才哼错了曲么。想着想着,领口往下一点点又被人含住了。却没隔着衣服,直直地啜咬着碰不得的地方。先生哼出声来,猛地回了神,抱紧怀里低着头使坏的人。

“胡来……”

他压低了声音,似是威胁。

可迟瑞是不怕威胁的,偏偏还喜欢这种虚张声势的威胁。他一个用力埋进去,听见对方吃疼的抽气声。

督军大人多是不懂得心疼的。往日里来去几回,先是以文会友,再是眉目传情。做到最后时是情深意重的,可却少了几分温柔,多了些占有的意思,兴许是不会,兴许是没经验,兴许是其他。可先生不在意。

他喜欢他。

他喜欢他,喜欢极了。

如果镇上的人知道先生有位相好,打死也猜不出是督军。门不当户不对。攀了高枝也好,被人玩弄也罢,总不会有好的。迟瑞总说不想这样下去,可罗勤耕心里实在没底。无依无靠,背井离乡,地位殊悬。说来说去……

迟瑞发觉罗勤耕走神,扣住对方的腰,警告似的一用力,逼仄似的推到里面。罗勤耕实在受不住这么一下,啊地一声叫了出来,疼,实在疼。他一下红了眼睛,可那人没察觉似的不停。随着他撞了几下,钝钝地疼里带着丝丝缕缕的暧昧和缠绵,停也停不下了。

“够……够了……”

先生红了鼻尖,上半身的衣服被拉扯一半,原本工整细致的模样透出几分凌乱来。

“别……”

迟瑞突然感觉到不对,没声了。

他低下头,望见那人头发也乱了,嘴唇也咬红了,眼角泛上一层薄薄的雾,动作一下就缓了下来,心疼不已。

“勤耕……”

他将人抱正过来,对方不理他。督军大人在怀里摸索,一阵静默中,握住对方细细白白的手指,吻到唇边。

先生还在云端,趴在迟瑞肩上平复。猛地感觉到手指一紧,被套上一枚戒指。他愣住。

“今天是什么日子……”

先生喃喃。

“是我一年前见你的日子。”

迟瑞抱着怀里的人仰起头来,看着他,又张口说着些什么。两个人拥在一起,合成一道朦胧的影子。

迟瑞极心疼地搂着怀里的人,一下一下地去抚他的眼下。




这世间上的情情爱爱,或长或短。春夏秋冬,恩泽情重。

总是要都有个安排。








今天的更新:








坐地铁看她聊了一路。


蛋黄酥小姐真的是个很皮的小宝贝。

反攻失败了。我睡到了十一点。



我:我好喜欢你呀!一起洗澡吧——


蛋黄酥小姐:……这两句话并不能构成因果关系。



(・ω・)ノ我决定待会儿偷偷进去!

和蛋黄酥小姐在一起的第一天

想给大家说很多很多,她很好很好很好,和她很好很好很好。目前一起睡觉贴在一起打滚除了洗澡没在一起,因为她脸红。


下飞机之后她抱了一束很大的花,化了很漂亮的妆。一路我都很想亲她,忍住了。


因为她心疼我所以和我一起睡了一会儿,醒来因为坐飞机倒时差胃不舒服,她跑去给我拿药。我抱着她让她给我喂。


我终于吃到了国内的黄焖鸡米饭!!两个人吃一份都没有吃完。


和她买了很多生活用品。最后结账的时候阿姨告诉我们小吊带第三件是免费的,她回去拿的时候我拼命地冲着阿姨说“扫我扫我!”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。


买奶茶她偷偷给自己加了冰!我说她的时候她在我对面很认真地把标签上的加冰扣掉了。


这是什么人鸭!!


我觉得好快好快。佳人相伴。


我现在觉得什么都值了。


她真的好娇羞好可爱,反攻指日可待。

我好开心。


晚上我们出去看电影。